欢迎访问椒江气象网!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 区气象局 > 气象新闻 > 国内外新闻 > 栏目首页
国内外新闻
防汛更从容 抗洪有底气——长江流域湖北段防汛备汛见闻
索引号: 未编制索引 发表时间:2016-05-17

【字体:


中国气象报记者 吴越 冉瑞奎 陆铭 刘庆忠

  5月7日,湖北汉口龙王庙笼罩在一片细雨缥缈中,对岸黄鹤楼的轮廓依稀可见。作为湖北最负盛名的建筑,黄鹤楼如同洞察世事的老者,任凭江水一浪浪拍打着岸边,在岁月的轮回中静望。

  1998年,它目睹了整座武汉城在水位高达29.43米的江水围困中“战栗”;2016年,它再度亲见4月凶猛的春汛,将汉口水位拉至历史同期最高点。

  今年会重演18年前的大水吗?假若洪水重来,悠悠长江,如何从容应对?从宜昌启程,顺着长江而下,走过当年洪水最为凶险的堤段,归航于汉口,完成对长江流域湖北段的探访,记者真切地感受到18年来我国大江大湖防汛防洪防灾工作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

  超强厄尔尼诺使长江雨水不断,洪灾卷土重来概率几何?

  5月4日下午,记者走进三峡水利枢纽梯级调度通信中心,看到一派忙碌的工作情景,在三峡梯级水库调度自动化系统上密密麻麻地显示着三峡水库周边站点的实时水情。

  该中心气象预报总监陈良华告诉记者,目前三峡水库正处在腾库迎汛阶段,当日水位已降至158.05米,到6月10日之前还将继续消落至145米防汛限制水位,腾出221.5亿立方米的有效库容。

  每年12月至次年4月本应是三峡生态补水调度期,2016年提前结束生态补水进程,转入防汛调度阶段,正是因为目前长江流域不容乐观的汛情。

  据武汉区域气候中心主任刘敏介绍,受超强厄尔尼诺事件影响,今年较往年提前11天入汛,截至5月4日长江流域先后遭遇6次降雨过程,主要集中在两湖(洞庭湖、鄱阳湖)水系及长江中下游干流附近。4月长江流域降雨总体偏多5成,中下游偏多7成以上。

  在刘敏不曾褪色的记忆中,18年前大雨滂沱的情景依旧那般清晰。同样是强厄尔尼诺打出前哨,1998年,正是因为异常偏多、强度大、持续时间长的降水,使得长江全流域发生大洪水,上游地区共出现8次洪峰,沙市以下大部分江段测站水位超历史,造成湖北灾情异常严重。

  历史将重演吗?面对不肯歇脚的雨水,让人们的神经绷得紧紧的。5月7日,虽然已是周末休假,但是在长江水利委员会大楼里仍见到不少忙碌的身影,听到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

  “今年形势很严峻,长江流域发生大洪水的可能性很大。”长江委防办副主任陈桂亚告诉记者,自今年以来,长江上游来水偏多,各大水库以向下游补水为主,长江中下游干流控制站及两湖出口控制站来水较常年不同程度偏多,水位较历史同期高出3米到5米。4月,城陵矶、汉口站水位创历史同期新高。

  虽然在1998年之后,长江流域已连续多年未发生大范围、流域性的大洪水,但是湖北段仍面临着一个与该流域其他省份不尽相同的问题——假如长江上游与汉江、两湖同时来水,将置湖北于一个上压、下顶、中间施压的严峻局面。

  显然,今年湖北面临的防汛压力与挑战并不比1998年小。

  顺江而下,惊觉时代已变,当年险段今安好?

  即使江水滔天,沿江的人们也不会坐以待毙、束手就擒。记者发现,当年洪水泛滥的地方,如今已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荆江险在“九曲回肠”的蜿蜒河道,险在“人在水中走,船在屋顶行”的河床。1998年8月16日,长江最大、最危险的一次洪峰逼近这里,荆江分洪区的33万名群众在16个小时内完成了紧急大转移。

  而今,穿越过1600多年风霜历史的荆江大堤在国家投资近100亿元的大力支持下,已完成加固和修整。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防汛科科长张根喜告诉记者,目前荆江堤身普遍加高1米到2米,堤面加宽3米到5米,所有的沙基堤段均筑有防渗墙,其堤防能力由过去的2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

  与此同时,作为国家重要蓄滞洪区,荆江分洪区也在积极备汛。荆州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副局长徐荣科说:“目前分洪区已完成财产登记和人畜调查摸底统计上报工作,辖内8个乡镇的分洪运用预案也正在修订与完善中。”

  “簰洲湾弯一弯,武汉水落三尺三”。距离武汉约60公里的嘉鱼县簰洲湾镇三面环江,万里长江在此拐了一个“C”型的弯。1998年8月1日,簰洲湾中堡村堤段附近出现溃口,全镇水深超5米,成为一片汪洋。18年过去了,洪水带来的伤痛虽未完全抚平,但是面对今年严峻的形势,这里的人们已然行动起来。

  5月6日,吃过早饭,簰洲湾堤防段副段长汪昌德便开始巡查堤岸。崩岸和管涌现象是这个皮肤黝黑的52岁汉子最关心的事情。在堤边,记者看到每一公里都写有村民的名字。汪昌德说:“这是将除草除杂工作分家到户,进行拉网式检查,便于发现险情。”

  当记者提及今年长江流域降水可能类似1998年时,王德昌笑着说,虽然村民们都在主动积极备汛,但是其实心里底气要足多了,“毕竟依靠扛沙包和战士们人为去堵管涌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在武汉江滩边做了八九年风筝生意的老人尹维炎面对同样的问题,也给出了类似的回答。他指着岸边的堤坝说:“上游有三峡,我们这里还有几米高的大坝,安全着呢,不怕不怕。”

  的确如此,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也还是那个月亮,但是时代却不再是那个时代了。在1998年大洪水后,国家加大对长江流域防洪抗旱减灾体系建设的投入,防洪工程措施和非工程措施建设全面提速,大江大河以及中小河流治理加快实施,三峡及长江上游一大批控制性水利枢纽工程相继建成并发挥效益。

  据记者了解,目前,长江上游初步形成了由干支流水库、河道整治工程、堤防护岸等组成的防洪工程体系;长江中下游基本形成了以堤防为基础,三峡水库为骨干,其他支流水库、蓄滞洪区、河道整治工程、平垸行洪、退田还湖等相配合的防洪工程体系。

  近日,为应对崩岸险情对今年长江汛情的威胁,中央财政落实1.5亿元专项资金,在崩岸险情最多的湖北,快速落实6000万元整治资金,其中5000万元专项应急整治崩岸险情,1000万元为相关物资经费。

  不管今年洪水来势如何,长江流域湖北段已经按照“98+”的标准全力以赴做好应对准备。

  面对迫切需求,气象部门如何更好地发挥服务效益?

  “1998年6月到8月,湖北共出现了13轮降水过程。在7月6日梅雨期结束后,‘二度梅’随即出现。”虽然时隔18年,但是对于72岁的老预报员郑启松来说,那一年汛期时发生的每一轮降水过程中的每一个和降水有关的数据,都还鲜活地跳跃在他的脑海中。

  作为当年湖北省气象局副总工,郑启松向记者描述了彼时的情景。当时,数值预报刚刚兴起,预报员能够借力的主要是欧洲中期数值预报中心提供的250公里分辨率的形势场数值模式,日本以传真图形式发来的降水数值模式,以及我国的T213模式,各地向防汛指挥部提供气象服务多数依靠电话、传真。虽然当年气象服务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从产品的丰富性和服务的时效性来看,都与现在差距很大。

  而准确、及时、更具有针对性的气象预报预警服务是长江流域防汛防洪工作的重要基础。如今,一切都变了模样。

  在1998年后,湖北省气象局正式进行面雨量预报的探索与业务化,让流域防汛气象服务更具有针对性。2009年,中国气象局在湖北成立长江流域气象中心;2011年,中国气象局与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签订部企合作框架协议,提出“以长江流域气象中心水文气象预报台”为核心构建长江流域专业气象服务体系。至此,长江流域气象服务突飞猛进。

  据长江流域气象中心主任、湖北省气象局局长崔讲学介绍,多年来,长江流域气象中心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组织架构,运行机制也不断完善,搭建起业务体系,通过开展“流域定量降水估测”“流域精细化面雨量预报”“流域旱涝气候趋势预测”“流域水文气象耦合模型”“长江上游洪涝风险预估模型”“流域水文气象信息共享平台”等6大关键技术研发,形成集综合监测、预报预测、风险评估、共享服务为一体,涵盖短时、短期、延伸期、中长期各时效的流域服务业务,同时开发水雨情监测、定量降水估算、流域气候监测预报、上游洪水评估等8大类46种产品。

  据记者了解,目前,湖北省区域自动站平均间距由12公里细化到9公里,建成由2482个地面气象观测站、8部天气雷达、85个气象卫星接收站构成的气象灾害立体监测网,率先建成75万亿次高性能计算机系统,开发建立3公里分辨率数值天气预报业务,数值预报可用时效达到7天。

  正是气象现代化成果的应用,湖北的气象服务能力与水平不断提高,记者一路采访下来,听到了沿江地区水利等部门的良好反馈。三峡气象台直接安置在三峡水利枢纽梯级调度通信中心,两家单位的预报员每天坐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共同把脉天气。陈桂亚则表示:“气象服务帮助很大!根据气象信息,我们可以进行科学调度。”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6年5月16日一版 责任编辑:张林)


气象搜索


  
网站首页 机构信息 气象预报 气象实况 气象新闻 政策法规 防灾减灾 气候变化 为农服务 气象科普 文明建设
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8000978号 版权所有:椒江区气象局 技术支持:台州市极速网络有限公司
办公地址:椒江区青年路128号联系电话:0576-8808055 E-mail: tzjjqxj@sina.com
您是第 网页计数器 位访客